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情花雨

诗非诗,花非花。水中月,云中马。

 
 
 

日志

 
 

鞋子的故事【原创】  

2018-04-22 09:26:06|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鞋,是人类祖先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我想,大概是从草鞋开始得吧。古代对鞋的成为:履、屐、屣、屦、鞮、靴等等。
       鞋跟着脚,有没有路都要往前走。荆棘瓦砾,沙漠戈壁,都要走。没有鞋,人能走多远?
       男鞋女鞋,大鞋小鞋,有黑有白有红有绿,草鞋布鞋皮鞋胶鞋套鞋凉鞋平底高跟千姿百态,跟着脚不知疲倦的东走西走,走出了大路小路宽路窄路土路柏油水泥各种各样的路。脚随心走,什么样的脚走什么样的路,什么样的感觉和滋味只有鞋知道。他不说话,鞋里装着乾坤。他沉默无语,走的是路。不管是黑夜还是白天,不管是水路还是高山,走的多么难,鞋,紧紧地跟着。
       最有故事的鞋,当属在中国妇女界,实行了一千多年的缠足制度。为了美,女人必须从小用布带子狠狠地裹脚,直到缠成三寸金莲,不能多出半毫。记得我的奶奶就是小脚,看到她走路,变形的脚,长长的裹脚布,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封建的旧社会,广大妇女受尽了压迫、痛苦。
       我的故事,永远忘不了从小到大,母亲辛辛苦苦做的一双双布鞋。最后一双,是我参军时,母亲赶夜做的。参军后,穿上了心仪已久的解放鞋,这双布鞋就留了下来。日子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这双没有穿过的鞋好像装着我走过的所有的人生路。装着我一生的追求,曲折、成功、失败、收获、幸福和快乐。回首往事,究竟穿了多少双鞋,只有脚知道。
        我是从农村泥泞的小街和乡间小路走出来的娃。
        小时候走在泥泞的路上,我抱着的不是挡风遮雨的伞,是鞋。宁愿让脚沾满泥巴,也不能脏了鞋子。我知道,那是母亲一针一线做的。做一双鞋很不容易,先是把收集起来的破布旧衣剪成一块一块布片,再打出浆糊,将布块一层浆糊一层布粘叠起来晾干,做成“夹纸”备用。母亲细心地比划着我的脚剪出鞋样,在油灯下纳鞋底子。她纳鞋底使的劲很大,线绳子把手掌勒得很深,留下又红又白不断起伏的血印。这是我及不愿意看到的,真的担心会把手勒破流血。一双千层鞋底子,在煤油灯下变成了有邦有底的鞋,穿在了我的脚上大小合适。走起路来,两脚痛快的生风。
       小时有不穿鞋的习惯。光脚丫子走路,说不上舒服,感觉脚长得快,没有束缚,走路轻飘飘的。有时去打草,常常被蒺藜扎脚,扎的多了,也就不感到疼痛。拔蒺藜一腿站着一腿翘着,左右脚倒换着拔刺,觉得很有趣,像金鸡独立,这算不算是功夫呢。
       上学时要穿鞋子,也有不穿的,不穿的常被罚站(老师不问原因),站一会儿就混过去了。没有鞋穿的还是没有鞋。就像今天买不起房的还是买不起房一样。
      我喜欢鞋,特别是解放鞋。七十年代,人们疯狂的崇拜军衣军帽军鞋。看到谁穿一双解放鞋心生羡慕。尤其是旧鞋,被洗刷的发白,配上绿色胶底很是飒爽。我的伯父曾是位老军人,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有一年他回家探亲,看望爷爷奶奶时就穿着一双洗的泛白的解放鞋。每次洗完晾晒时,我就盯着鞋子看很久。有一次,我还偷偷试穿一了次,心里顿生虚荣和满足感。心想:我什么时候才能穿上一双解放鞋呢?
       20世纪的1972年秋季征兵,我放弃了没读完的高中,光荣的参加了人民解放军,成为一名堂堂正正的战士。那时我刚好18岁。投笔从戎,圆了我保家卫国的军人梦。从此,我穿上了解放鞋。临走,母亲把做的的那条儿绒布鞋装进提包里,提包是灰色的,人造革做的,上面有细细条纹,这是我第一次有了提包。就这样,布鞋一直保存着。每每想起孟郊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别是一番深情、滋味。
       在部队里,每年有春季和秋季两次换装,夏天的解放鞋是矮腰的。秋冬的是高腰的。穿上解放鞋后,连着刷洗几次,颜色渐渐退成乳白色,穿起来配上绿色军裤,很是风度。后来发放的解放鞋都是深绿色,无论怎么刷洗,也变不成泛白的。我还是钟爱老式的解放鞋。
       穿了一辈子的鞋,唯独忘不了穿小鞋对脚的伤害。记得上世纪的1996年秋天出差去昆明,看到一双款式非常好的皮鞋,试穿后略微小一些,想找双大一号的,卖靴的老板说只剩这一双了。因喜欢心切,将就买下,穿了几天,脚憋得实在难受,弃之可惜,硬穿了几天,脚开始抗议,然后是痛苦,只好撇掉。后果是没几天我的两个脚的大拇指指甲盖很快变紫淤血,走路一瘸一拐的,有多么痛苦!印证了,凡是痛苦都是自己找的话。难怪人们对那些爱向上司告吊状,爱给领导打小报告,当面不说背后捣鬼,善于阳奉阴违的人,称之为“穿小鞋”的小人!可想穿小鞋是坚决要不得的。不光自己不穿,也决不能给别人穿。穿鞋,是件堂堂正正的事,更不能凑合。这样的感受,恐怕有不少同袍都经历过的。
       时光荏苒,往事如烟。转眼已到花甲之年,每每看到布鞋,便想起母亲,想起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走过了多少路?穿过多少鞋?只有脚知道。

                        写于 2017年,改于2018年谷雨后
                              于定州西南合村东篱寒舍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