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情花雨

诗非诗,花非花。水中月,云中马。

 
 
 

日志

 
 

昭年致辛军  

2016-05-09 08:34:27|  分类: 诗非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辛军

 辛军:

你好哇!

还记得许多年前,我回到长沙工作后,第一次给你写信,你给我回信的第一句是:昭年,是你吗?你好哇!你好哇!友情洋溢于短短数字,令我终生难忘。后来又失去联系了,一直以为你调走了,也不知你后来的电话,未能和你取得联系。今天接到你电话,太高兴了!!!

得知你依然喜欢诗歌,你的纯情、执着依然如昨,依然是当年我熟悉的你,令我感佩,也令我高兴!

我一直从事环保工作,因身体不好,基本不写诗,和文艺界很少交往,但还是很关注诗歌的发展,偶尔也结交了几个诗人,下面我把这些朋友的诗歌作品发给你,这些诗歌绝大多数尚未发表,让我们共赏,也不知你喜欢不?


               空空荡荡

作者:谭克修(建筑设计师)


他们的房子空空荡荡。这些
佚名的木柱、木方、木板
依然抱在一起,抱着
他们晚年的空虚和寂静
堂屋坐不稳一束远道而来的
风,在方格床单上,找寻
我去年的折痕。墙壁上空空荡荡
一座老式挂钟,踮着脚尖
在时间的角落里徘徊
看着木头的颜色暗暗加深

他们的衣服空空荡荡。向年龄
陷下去的尺寸,让位给了凉风
我看见屋后的梨树,果实
已经落下,叶子和鸟儿已经飞走
留下枯枝摇动着腊月的寒冷
他们松弛的皮肤里空空荡荡
他暴躁的脾气也交给了子女
她隐秘的愿望也交给了神灵
他们不断下弯的身子
守着小小的风湿和咳嗽

他们的夜晚空空荡荡。零散的
星子和犬吠,在遥远的黑暗中
闪烁,搅拌着愈来愈少的睡眠
睡眠空空荡荡。愈来愈稀薄的
梦,像久旱的田野中
偶尔飘过一片稀薄的云影
梦里空空荡荡,都是一些
用旧了的日子,仿佛一节节
幽暗的车厢,在体内晃晃悠悠地
行驶,朝着空空荡荡的某处

 

 

以下是我的挚友危大苏的诗歌作品,他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是湖南卫视的音乐总监和电视剧制作中心负责人,已退休。他一生从事音乐和美术工作,从不写诗,近年突然爱好写诗,且诗如泉涌,写了大量的诗,也发表了不少,每每写出一首新诗,总是第一个念给我听,我们常常交流关于诗歌的话题。以下除 抚摸 外,其它是未曾发表过的:

抚  摸(外四首)

                                                  作者:危大苏

我抚摸青年毛泽东背后的

岩石

一个活人变成的岩石

一曲思想凝成的岩石

并不冰凉

也不滚烫  只温温地

硬朗

我抚摸历史

一个第一师范的

学生

背后的岩石  一种青春的

硬朗

 

四周安静

没有游人

只有我的思绪在清涩橘林

散步

 

抬头

云在天上  铺展舒放

如山青朗  望不到边

                     2010/11/4

 

                                 变  奏

 

我听见那支圆号在吹响

它又开始了一次回旋

金属的叹息

在肉体的呼吸中淡淡地忧愁

让正要开放的

一朵君子兰

也突然 屏住伸展的翅膀

 

那一支圆号开始了

变奏

把正在洗脸的朝霞

叫出来 上山、上山、上山

 

山顶

看得见一线鱼肚色白光刺在地平线上

那支圆号在吹

开始了一段非常庄严的

主题  黑夜还没起床

大地在紫黛色的微笑里倾听

                            

              艳  遇 

 

又撞见了美

心里非常高兴

 

是一双亲切的眼睛

是一声突如其来的鸟叫

是一朵正在绽放的小花

 

天上,云沟着金边

快下雨了!

 

收拢这轻轻的摇曳

和鸣、微笑、还有高天上很远的

清香

 

和赶雨的摩托

 

赛跑-----回家!

 

                                 巷 

 

就是这样的

一弯麻石  几牵电线

黑洞的小窗

像亲人的眼睛

 

邮差走过

风雨走过

妈妈的菜篮走过

爸爸的忧思走过

我那不懂事的哭闹也走过

 

一墙斑驳  几只麻雀

极小的墙根花下面,匆匆的蚂蚁忙碌

 

就这样日积月累地

悄然

也听见历史的响动

间或

 

                                     很是殷红

 

苍白的城市

毁灭了一朵想飞的红花

 

在来来往往的脚印上

赫然着殷红的它

 

虽然早就被踩成一叶红泥

但仍能听见它游丝般的叹息

 

它问我索要几粒音符

我掏出伤痛里所有的惊叹号

 

                                    很是殷红 

 

 以下是我的一位爱好诗歌的网友,她留学法国,下面这首是她刚刚从法国诗歌中翻译过来的:

 

我发现了一只蛋


/莫里斯·科耀(1934-

我发现了一只蛋

蓝色的,就像一条河

蓝色的,就像天空

兔子把它藏了起来

藏在草丛里

我发现了一只黄色的蛋

黄色的,就像金子

黄色的,就像雏鸭

兔子把它藏了起来

藏在苹果树后面

我发现了一只白色的蛋

白色的,就像雪花

白色的,就像铃兰

它在鸡窝里面

因此,是我,把它吃了!

 

以下是其他几位网友写的诗歌——

 

      观 死  

       作者 月野?虹


一条满身是血的狗 死在路边

没人知道它的名字

也没人在乎它是个什么东西

蚊蝇在它身上 兴奋地肯噬

用不了多久 它就会消失

在这个世界上 消失

人真是狂妄和矫情的东西

自认为多高尚 多了不起

殊不知 其实对于那片山 那片海

有时连个屁都他妈的不如

那些垃圾堆里 流脓的乞丐

那些 被活活拔皮的动物

还有那些 绝望中死去的人

他们连眼泪 都流不起

顽强的兰保说过 有些生命很珍贵

有些却不是

不过还好 它终于可以死了 

 

 

守候空城  浅笑风月

今夜

晓风残月

孤影难眠

千年的月光依旧如此的寒凉

隔世的梦

如今又遗落在哪里?

品人世沧桑,

看春花几度,

却不知道嫣然了谁的容颜

只是,任凭梦里三千繁花,

红颜依旧却已天涯

红尘古岸

为你

做一朵最温婉的莲

守候于你必经的池岸

三千青丝,

沐浴在静谧的夜色中

飞舞翩跹

问君?

不知何时

才能与前世的你相遇


流浪在花朵上的阳光

*顾向阳   原创


盘古走过的春天

花开得

风也发出了声响

女娲补天的石头

没了光芒

跌落在蝼蚁的巢穴旁

流浪在花朵上的阳光

站在时间的墙角

回眸洪荒

 

 失语者


在黑暗里遇见的行者

可听见古道西风里瘦马的嘶鸣

痴钝疏狂   水调歌头

欲醉还醒的  是谁的离歌

月光弹奏着你的掌纹

我植物一样无法说出你的去向

把芦边雁影  天上星痕给你

三叠阳关  三弄梅花

怎比你的轻吟更断肠

赶在身体之前告别你

这是我面向世界的朝圣

   或者不见

那正在依稀的时间场景

是告别的时代上演的泡沫剧

把你的微笑当成呼吸的理由

而你消失在一场雪的飘飘洒洒里

破碎的瑶琴    损毁的黄钟

潇湘残梦    各自回肠

我开始痛失

失眠  失血  失心  失路  失望  失魂  失踪

无法修补的人生  弹不尽的瓜沉李浮

都不必再问

我只是沿着乱红残云

错认了前世的飞絮

你的笛韵吹瘦了西风

而我  正安排红尘中的一场热爱

所有的拥抱   只是为告别彩排

所有的话语  只是为失语铺垫

在这玫瑰香萦绕的城郭  在梵音流淌的街巷

在你的生命之外   暮烟夕照之所

寒风吹彻的时候

我在那里存在  并在那里

失语

苍茫之水

我就是你——

被时光用旧了的你

 

被一片暮色锁在黑暗里

被你的转身姿势   

被蛰伏着的巨大隐秘 

被从来不会结束的诗行

被自开自落的花朵和漠色

在日渐遥远的唯一的声音中

分娩成    一面湖水

 

我就是被时光遗弃在彼岸的你啊

用水滴和你相认的瞬间

低处的尘埃    转折成

水色苍茫

坠落者

   关山萧瑟    望断烟津路    

望不到的荷花面

繁华万点  总零落成泪

从那时到现在

谁用自己的风雨背对我

独自向高洁处攀援

我是我啊

八月里婉转凄惶的女子

一个人用自己的宗教站立

不断损失进入春天的机会

最初  和深爱者两两走散

后来  和自己的影子两两走散

这不是我的错——

总是不小心走出世人的话语范围

在一场泥泞里

留下深刻的自己

谁用自己的命数背对我

如同漠视荒草的疯长一样 忽略我的生命模式

看着我   被自己的忧伤打回原形

而那烟已散   散了生死的牵绊

没有人知道我是随时需要拯救的女子

那场错误的开始

是多年前  我向万丈红尘的纵身一跳


*红猫只是无休止的春歌滥唱*

顾向阳  原创


繁华褪色寰宇白

暮色千重山河殇

最后的夕阳在祷告 

雪与春重逢

默默众生

昼夜轮回

硕鼠繁衍成群

在乡村作恶在城市嚣张

红猫只是无休止的春歌滥唱

天亮

天籁之声轻微的声响

抚过雪的千瓣万蕊

述说着草之凄苦  花之无常

在山穷水尽处

入我疲惫的耳

于我体内徜徉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