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情花雨

诗非诗,花非花。水中月,云中马。

 
 
 

日志

 
 

邂逅张贤亮先生【散文原创下】  

2014-10-02 15:34:54|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邂逅张贤亮先生二三事【原创下】 - 兰山君 - 诗情花雨
 
       张贤亮有着一副瘦削的脸,颧骨微凸,高鼻梁。戴着一副深度眼镜。此时,更显得凝重刚毅,只是多了一些苦涩。他不会忘记刚刚摘掉20多年右派分子的帽子没有几年,头上刚刚如释重负,帽子又来了。再次陷入被批判的漩涡,好像是命运在捉弄他,他的苦难还没有结束,远远没有结束。这一点,他在政治和思想上是有所准备的。不然,他是不会站在风口浪尖上发表自己犀利的观点。倔强,孤独,冷峻,思考,挑战,决定了他的命运。
        张贤亮的检讨书或叫悔过书,远远不是在场的人想象的是用稿纸写成的长篇阔论。只见他慢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窄小的蓝色笔记本,翻开后,扶了扶眼镜,开始一字一顿的宣读检讨。时间也就是几分钟,便草草结束。按照当时的检讨标准,既不深刻也不悔过,属于敷衍了事。下来,就是批判发言。发言者我就不一一赘述(有人已经作古,只是政治的临时工。)。但他们是经过认真准备的,洋洋洒洒,从张的右派摘帽到平凡后“复辟”,以及右倾思想和自由化言论的发表,再到其小说的影射,着实进行了一番肃清。整个会议开了一下午。这次批判是不是触动了张的灵魂不得而知。对他的二次反“右”应该是旧伤上的新创伤。这是我与张贤亮的第一次亲历。
        第二次是他在1989年发表小说《习惯死亡》后不久,在宁夏新华书店举行的一次图书博览会上,张贤亮出现在签名售书现场。当时,他签名的书正是《习惯死亡》。读者排着长长的队伍,先生埋头签名。我是最后一个,也是现场最后一本书。签完名,他轻松的微笑着说:对《习惯死亡》要多读几遍,它不同于我其他的小说。
        《习惯死亡》发表后,再次引起文坛对这部作品的争鸣。不同于《绿化树》和《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的写作风格,而是采用了大量的意识流手法,甚至有点魔幻意识进行故事叙述,读来显得有些晦涩。作品人物使用的是第一人称,第二人称和第三人称,人物形象并不是描写的那样鲜明,诸如《牧马人》中的许灵均,《绿化树中》的章永璘、马缨花等人物深入人心,而是将人物隐秘在小说的空间里。据说这部作品是张贤亮最为得意的作品。主人公在刑场上的(罪犯)一次假枪毙中,就注定了命运一次次被死亡,思想死了,人性死了,就连最起码的性功能都丧失(死)了。对主人公有着强烈的恋母情结和佛洛依德式的哲学依恋,对女性的崇拜,敬仰和爱慕,而且是不分国界的。这是对人性的一种摧残和扭曲。张贤亮试图想通过作品寻找这种摧残和扭曲。
        最后,我想通过《习惯死亡》中主人公在美国举行的一次各国作家演讲会上说的一段话作为结束语:“有人看了我的小说写了一个一个爱情故事,以为我在苦难中一定有不少爱情的温馨,而其实恰恰相反。我说我一直到39岁还纯洁的像圣徒一样。我希望在座的男士们不会遇到我那样的性压抑的经历。我的小说,实际上全是幻想。在霜晨鸡鸣的荒村,在冷的似铁的破被中醒来,我可以幻想我身旁有这样的女人。我抚摸着她她,也抚摸着我,在寂静中她有许多温柔的话语安慰我的寂寞。寂寞和孤独的五彩缤纷。这样,到了我有权利写作并且发表作品的时候,我便把她们的形象一一落在纸上。所以,我现在明白了什么是文学。”
                                                  
                2014年10月2日草就与故乡白庐。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