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情花雨

诗非诗,花非花。水中月,云中马。

 
 
 

日志

 
 

家和万事兴【散文原创】  

2014-10-19 14:44:23|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钟书先生在其小说《围城》里有句名言: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我觉得家就是一个围城。幸福和烦恼的围城。
         上世纪的1985年仲夏,我在参加兰州军区第二届文学美术学习班时,有一段关于什么是家的小插曲,至今难以忘怀。
         杨闻宇老师讲完散文创作课后,我和学友王久辛、殷实陪同杨老师一起溜达到训练场。在闲聊中,话题涉及到家庭、老婆的问题。当时,久辛和殷实都是未婚青年,自然对婚姻、家庭有着些许神秘感。杨老师是过来人,自然有着身同感受。久辛问道:家是个什么?杨老师略一沉思,笑着用陕西关中话说:就像憋在坦克里一样。顿时,我们先跟着笑,接着有点一头雾水。没有进过坦克车里的人,当然也不知其感受和个中滋味。我来自坦克部队,坐过坦克。我的感觉是坦克内空间狭小,车长,驾驶员、二炮手、无线电通讯员各就其位,没有任何活动余地。坦克稍有不稳,不是碰头就是撞肩,磕磕碰碰很不舒服。如果不是专业人员,坐一次下来,头昏眼花,恶心呕吐,绝对不是什么享受。记得兰州军区文工团在来部队慰问演出时,想体验一下做坦克的滋味,结果,不管是舞台上多么潇洒的男兵,还是英姿飒爽的女兵,都下不了坦克车,吐的吐,瘫软的瘫软。斗得那些坦克兵咧着大嘴捂着肚子哈哈坏笑。我想,经历过坦克摔打过的人会终身难忘的。 老师之所以把一个家比作坐坦克一样,是十二分的形象。我想他肯定有过坐坦克的经历的,不然他是不会想到用坦克比家的。
        家庭,就是一个社会的细胞,这里有酸甜苦辣,有阴晴圆缺。有阳光日丽,也有疾风暴雨。有欢歌笑语,也有叮叮当当的锅碗瓢勺。家的空间很小,我熟悉你,你晓得我。夫妻之间想有点秘密都不行,更不可能。也许因为鸡毛蒜皮斗嘴,也许因为怀疑憋屈,也许因为过失怄气,也许因为孩子教育,都在一个锅里搅勺子,都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短不过一夜,风和日丽。长不过几天,烟消云散,烦恼挥去。就是在这样的狭小空间里,生儿育女,油盐柴米。一步一步走来,一天一天过去。一代一代长大,一代一代老去。
        家是和谐温馨的港湾。家,是万事兴的起点。家是夫妻的暖巢,家是儿孙绕膝摇篮,家是老老少少的牵念。家的责任千钧重。家的重量是承担。有难,夫妻共同面对。不抛弃,不离散。携手并肩把路走完。
        家是老的辣。越过越有味。家是一杯酒,我敬你你敬我。家是一杯茶。慢慢的品,细细的咋。心急喝不得热茶。有家的要惜家爱家,没家的要回家成家。家是一本书,没读懂的复读。读的肤浅的要深读。直到明白小家就是国家。
       与杨闻宇、王久新、殷实的邂逅,课间的插曲,等于多上了一节课外课。时光荏苒,一个转身就是三十年。我想:杨闻宇老师已经告老在家,读书写作,儿孙绕膝,过着天伦之乐的日子。写《狂雪》《致大海》的诗人王久辛有个幸福的家,他仍在书写着战士的情怀。殷实,你还在解方军文艺做编辑吗?愿你们都有个幸福的家和家的故事。

老师说家【原创】 - 兰山君 - 诗情花雨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